带动贺岁剧复兴《假日暖洋洋2》凭什么?|专访制片人张书维

发布日期:2022-07-02 21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播出将近一个月,热度与口碑持续升温,“假日暖洋洋”IP系列的第二部作品在春节假期结束之际温暖来袭,将“年味”延长至整个正月。

  根据云合数据,《假日暖洋洋2》自2月7日播出以来播放表现喜人,不仅网络剧市场占有率不断走高,排名更是稳定在网络剧榜第1名。目前,该剧凭借最高10.04%的市场占有率,成为了近期热度最高的网络剧,被云合数据评定为S+级项目。

  播放表现超预期,舆情反馈同样不俗。截至目前,微博线万,“东北一家人好真实”、“刘涛陈赫cp太好磕了”、“这是部美食剧吧?给我看饿了”、“职场剧开头,婚姻剧衔接,创业剧为主,这锅‘东北大乱炖’有点香”……

  在团圆美满、轻松逗趣的氛围里,不同年龄的观众各得其乐,让这部以“合家欢”为创作初衷的贺岁剧实现了线年的探索,“假日暖洋洋”IP系列已经在贺岁剧领域积累了一定的成功经验。

  《假日暖洋洋2》最初的创作立足点是什么?如何让不同年龄段的观众产生共情?贺岁剧未来的破局思路在哪里?在即将收官之际,数娱君特别对话该剧的总制片人张书维,围绕贺岁剧合家欢的核心方法论展开讨论。

  去年,由姚晓峰策划并担任总导演的《假日暖洋洋》于1月25日正式播出,凭借精良的质量与合家欢的属性在春节期间引发热烈反响,不仅取得了超高的收视份额,更让沉寂已久的贺岁剧重新焕发生机,将观众对于《假日暖洋洋2》的期待值拉满。

  今年,《假日暖洋洋2》如约而至,将故事的发生地从炎热的三亚搬到了寒冷的东北,全新地域打造全新故事。剧中的冬日雪景风光和各种东北美食令人印象深刻,一南一北的地理特征造就了与上一部截然不同的观感。

  张书维告诉数娱君,东北这个新的故事发生地,其实在拍完第一部的时候就已经选定了。“因为三亚虽然是一个很好的旅游胜地,但东北的地域特色却是全国独一无二的。”想象一下东北的皑皑白雪和温暖壁炉、大红字帖,还有什么比“来东北过年”更有年味的事呢?

  为此,早在前年12月,张书维就曾跟随摄影、编剧团队去东北采风,拍摄取景、寻找素材。因为《假日暖洋洋2》的正式拍摄时间是在夏季,剧组需要克服反季节拍摄带来的困难,观众在剧中看到的很多冬季素材,其实在前年冬天就已经拍好了。同样,因为剧集的播出时间限定在春节期间,时间十分紧迫,需要未雨绸缪的还有包括人物和情节在内的剧本整体走向。

  张书维透露,当时确定的是这一部的故事要在东北拍,但整体的人物设置还是和上一部一样,希望不同年龄层的观众都可以找到共鸣。所以在人物上,编剧首先设计了大姐、二姐和侄女三个女性角色,再由她们组成各自的人物关系往下发展。剧中的很多情节走向,其实在最初定调时就已经有了雏形。

  具体来说,《假日暖洋洋2》虽然人物众多,但矛盾的中心始终围绕着程蔓、程菽、程淼展开。

  刘涛饰演的大姐程蔓,是一个一心想要融入上海的东北女孩,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一个女强人,但实际上却有着一定的心灵缺位;张嘉倪饰演的二姐程菽,经常处于一种一意孤行的状态,从龙套演员到网红,再到民俗老板一刻也不得安宁;程潇饰演的侄女程淼,与父母在人生方向上有很多不同的理念,为了实现自我价值不惜放弃坚持了多年的花滑……

  这三个女性角色也代表着三个不同阶层的女性——她们分别在事业、创业、学业上经历着不同程度的危机,都在等待被对的人拯救,都需要在一地鸡毛中学会成长,最终走出当下的迷茫。

  正如张书维所言,《假日暖洋洋2》希望不同年龄段的角色都有各自聚焦的故事。剧中,包括刘涛与女儿之间的代际沟通问题,都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,这并非是悬浮的、空洞的夸夸其谈,而是每个现实家庭都可能遇到的问题。

  从云合数据统计的观众画像来看,《假日暖洋洋2》的观众年龄与第一部差异不大,其最大的受众来自20-30岁和30-40岁区间,占比分别为37%和33%,但在性别占比方面,《假日暖洋洋2》的男性观众却比第一部有了明显的上升,占比达40%,与女性观众形成了相对均衡的局面。

  而在弹幕方面,“哈哈哈”不仅成为了《假日暖洋洋2》最热门的关键词,数量更是高达12万条,观众从中获得的欢乐可见一斑;除此之外,“搞笑”、“真实”、“感动”等关键词亦榜上有名。

  在这个层面上说,《假日暖洋洋2》相比第一部更加聚焦,施针认穴更加精准。在程氏一家人热热闹闹的故事背后,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共鸣性,亦能满足合家欢式的多元审美需求。

  事实上,剧集市场上的贺岁档由来已久,自1997年冯小刚携《甲方乙方》引领贺岁喜剧片风潮之后,贺岁剧的概念也应运而生。综观2000年左右市面上涌现出的一批贺岁剧,不难发现制片方都在争先打造品牌,像是《张灯结彩之好事多磨》《家和万事兴之我爱我车》等作品,都是继前一部播出受欢迎后,再度推出的系列作品。

  综合来看,贺岁剧的共通点是故事具有延展性,富有喜剧性,关注的多是老百姓家常生活,主演多是老百姓熟悉的喜剧演员。然而,碍于内容和影响力的有限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剧种逐渐在荧屏上消失了。

  “贺岁剧其实很难做,不仅制作过程复杂,操作难度也非常大。”张书维一语道破,在她看来,贺岁剧之“难”主要体现在两点。

  第一是时间紧张。因为必须要在春节期间播出,贺岁剧的倒计时相当明确。从剧本孵化到演员选角,再到成片审查,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,否则很有可能赶不上车,这注定不是一个业余团队能完成的任务;

  第二是剧本难写。因为剧中人物的时间也被限定在过年的几天里,如何既能保证故事的完整性,又不至于太过狗血,本身就非常考验编剧的能力。再加上贺岁片合家欢的定位,如何将一个故事以喜剧的方式呈现,就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今年,《假日暖洋洋》IP系列迎来第二部作品,按照最理想的情况,该剧应该在春节假期期间播出。然而,因为冬奥会等种种原因,这部作品一直等到大年初七,才最终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正式上线,这一方面造就了小小的遗憾,一方面也印证了贺岁剧确实受不少客观因素制约。

  不过,与其说是遗憾,张书维更愿意称之为待完善的问题。毕竟,相比第一部,《假日暖洋洋2》已经在众生相的呈现上前进了一大步。更重要的是,经过两部作品的摸索,如今的她对于贺岁剧这一剧种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  “如果再做下一部,我可能不会侧重于描写三组并重的人物关系,而是集中在两组人物上,这样整个故事的连接会更加紧密,也会减少剧情的割裂感;我可能还会把整个故事的周期延长至半年,这样发挥空间会更大;另外我会把年味更多的融入剧情,在做新一部时提前筹划。”

  在张书维看来,无论贺岁剧的形式怎么变,其最终的落脚点都是“开心”。说到底,贺岁剧的最大职能是“治愈”,谁能做到抚慰观众的心灵,抹去陈年的疲惫,激励再战的勇气,谁就能获得观众的青睐。

  “过年就是要把一年的压力和痛苦统统释放掉,然后用全新的心态去迎接新一年的到来,我觉得贺岁剧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大家开心、解压。如果观众能从故事中得到一些激励,我们也会很开心。”

  不过,尽管贺岁剧如今来势汹汹,话题一年比一年热,但张书维却表示,“假日暖洋洋”IP系列并没有跟贺岁档电影比较的打算,而是希望以一种柔和的方式填补过年时全家人坐在一起看剧的需求。在她看来,剧集与电影就用户场景来说完全不同,并不存在竞争关系。

  “春节时如果我有时间,一定会陪父母去电影院看一部电影,而回到家之后,我希望能打开电视,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开开心心的跟父母聊天、追剧。”

  张书维告诉数娱君,“假日暖洋洋”IP就是这样的一个贺岁系列,她更希望把这个系列做成一个产品链,如果未来做不到1年1部,至少也要争取2年1部。同样,在做这个系列的同时,她希望能够把祖国的大好河山尽收在镜头里。中国地大物博,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,过年的习俗也有着很大的区别,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。

  不过,因为启蒙影业今年有另一部重大题材作品《北上》需要完成,《假日暖洋洋3》目前还没有提上日程,但张书维还是透露了自己的一些想法。或许,这部新作会跳出极热、极寒之地,将新的故事定格在江浙一带,围绕着淮扬菜的美食江湖展开。

  与此同时,《假日暖洋洋2》也在微博上发起了#全国各地来请假#票选第三季拍摄地活动,从结果来看,重庆的支持率的最高。无论如何,《假日暖洋洋3》一定又会是一部与前作风格截然不同的作品。

  据悉,启蒙影业是一家以剧本孵化、制作和发行为一体的公司,并网罗了一批导演和创作者,整体团队以80、90后为主,每年有稳定的项目输出。张书维把启蒙影业定义为一家“小而美”的公司,虽然目前体量不大,但希望能做到作品一部比一部更好。

  “我们的团队是一个很年轻的创业团队,大家对于行业有很深的热爱,很多人都是因为喜欢才走入的这个行业,所以未来可能会做一些更有自己表达的东西,不会给自己设限。”

  据张书维介绍,启蒙影业目前的作品储备相当丰富,从都市、爱情、悬疑到现实、公安、谍战,各种类型的剧集应有尽有。

  显然,启蒙影业不会被题材束缚住,随着作品的一部部揭露,这家以精品内容为定位的影视公司或将迎来自己的进阶之路。

Power by DedeCms